追龙者与南京的琥珀之缘

发布日期:2021-09-08 11:4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来中国才是全世界发现恐龙种类数量最多的国家,很多最新发现,甚至打破了全球科学界对于恐龙的原有认知。

  近日,青年古生物学者、科普作家邢立达携新作《邢立达恐龙手记》走进“鼓楼区图书馆·盛夏阅读季”,和南京读者一同追寻远古恐龙的印记,还原遥远又神奇的远古世界。在一个个足迹与一枚枚琥珀化石中,重建了中国恐龙足迹学的谱系,也呈现出南京有关琥珀研究的交流与缘分。

  三只来自不同方向的恐龙朝着同一个位置走去,相遇后,“打”了起来。十几米外,另一只围观的恐龙发现情况不对,秉承着“别人打架不要凑热闹”的道理,掉头跑了,像长颈鹿一样,同手同脚行进。故事发生在亿年前的四川昭觉,一个叫三比罗嘎的地方。亿年后,古生物学者邢立达通过它们留下的脚印,把画面复原了出来。

  恐龙如何生活?群居还是独居?它们如何互动?恐龙走路的速度有多快?走累了怎么办?恐龙会游泳吗?不同于对骨骼化石的研究,邢立达通过足迹还原恐龙的行为和所处的生态系统,打开了大众了解恐龙的另一个途径。

  在邢立达看来,恐龙足迹学有点像刑侦,“就像警察通过犯罪嫌疑人脚印的深度、宽度判断出嫌疑人的身高、体重、行走速度等。我们是通过恐龙的脚印测算出恐龙原来的生物群的品种和行走速度,也可以通过这些来帮助复原古时候古地理的分布。”邢立达与团队甚至发现了亚洲首例恐龙游泳迹。

  十数年一直追寻着恐龙的足迹,邢立达更像是一位“追龙者”。来到南京,邢立达带来了他的“恐龙手记”,该系列包括3部作品——足迹篇、琥珀篇和特别篇,是邢立达十数年研究生涯,一路成长、发现、探索的全记录。

  其中,《足迹篇》正是记录了邢立达自2007年至今追寻恐龙足迹的历程。“十数年来,华夏大地各恐龙足迹群陆续被发现,中国的恐龙足迹研究日新月异,正在向国际先进水平靠近,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由足迹化石绘制的恐龙分布图,将投影出中国恐龙时代的全貌。这本书便记录下这一史诗般的大发现历程中,一个个意义重大的闪光时刻。”邢立达告诉记者,在中国,这尚是一门小众学科,他和团队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填补中国恐龙足迹学中的空白,几乎重建了中国恐龙足迹学的谱系。

  而根据恐龙足迹,邢立达更用最新的“指纹”识别相关技术,还原了埋藏了足足1.2亿年的恐龙历史,发现了迄今为止世上最小的剑龙类恐龙印记。剑龙最早出现于侏罗纪,是一种食草性的恐龙,一般来说,这个种群的体长约为7-9米,身高2.35-3.5米高。但是这个只有5.7厘米的足迹,邢立达推测其体长可能只有1米,是目前已知的最小标本。此外,研究团队还发现了更有意思的小细节,“比如小剑龙走路时,是跟今天的鸟类和猫走路时一样,用脚趾承重走路,而脚跟在移动时,几乎都是碰不着地面的……而这种走路形态,人们在四肢着地的恐龙中,是比较少见到了,反而是在两只脚走路,快速奔跑的肉食性恐龙中比较常见。由此可见,这些小恐龙相当轻盈灵动。”

  首枚古鸟翅膀琥珀、首枚恐龙琥珀、首枚完整雏鸟琥珀、首例古蛇琥珀……在多年的“追龙”中,邢立达收获颇丰。他在琥珀中发现了白垩纪鸟类的翅膀,这个只有18毫米长的翅膀被命名为“天使之翼”;而他同样发现于琥珀中的一枚恐龙尾巴,则更是惊艳了全世界,“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琥珀中发现恐龙标本,后来研究发现这只琥珀里的恐龙,活着的时候大概不到19厘米,非常小。”

  在《琥珀篇》中,邢立达同样做了大量科普工作。远古时滴落的树脂,在沧海桑田中被凝结成了黄灿灿的琥珀,也将光阴封存在其中。在近亿年的岁月后,偶被发现,成了我们得以一窥亿年前恐龙时代的一道缝隙。邢立达不仅用上百张照片,直观呈现琥珀中的世界,更详细透露如何与琥珀结缘,如何从琥珀中窥视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神奇世界。“其实,澳门开奖网址我们国家的恐龙研究领域,如今也有了很大发展。”原来,在恐龙研究领域,早在2009年,中国就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了全世界发现恐龙种类数量最多的国家。至今,中国已经根据骨骼化石发现、命名了超过300余种各类恐龙。

  除此之外,早在1996年中国发现了第一只带毛的恐龙——中华龙鸟,引发了鸟与恐龙亲缘关系的大讨论,也为恐龙演化为鸟类中间一环提供了最重要的事实依据。“最大的科学意义在于,中华龙鸟的发现,让很多人认识到,羽毛不再是鸟类的专利了。”研究是为了做更好的科普推广,在邢立达的作品中,将那些鲜有人了解的科普知识与中国研究成果,通过各种方式让更多人了解。

  于是,邢立达还想到了用天马行空的科幻想象。“将深奥难懂的科学知识转化成大众理解的有趣内容,是科普推广者一直探讨的。”在“手记”中,邢立达用《特别篇》以生活化、趣味性的故事来介绍恐龙。书中邢立达大胆地将恐龙放置在我们这个时代,以恐龙专家为主线,每篇一个故事,讲述“我”在全球各地救助恐龙、解决恐龙事件时遇到的人和事,将科普知识融入其中,故事生动有趣,并与当下的人、环境、科技和生活方式相结合。

  “无论是科学家还是民间科普推广人,大家都在努力尝试以更多元的方式,探索更好地进行科普推广。”邢立达告诉记者,他也在进行着探索,《特别篇》就是其中之一,香港六合凤凰网网站。“我们也在尝试将这样一个科幻故事,用更多的形式呈现出来,包括影视转化等等。”

  “这里高校云集、常有研究新发现,www.097779b.com。科普氛围相当浓厚。”邢立达告诉记者,他经常来到南京与这里的古生物学者交流,“特别是南京地质古生物所,此前我经常来这里,相互学习。”

  提及琥珀,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收获不少。在距今约一亿年前的缅甸琥珀中发现了一枚极其罕见的甲虫化石。这枚甲虫的腹部、腿部等部位和身体附近有许多高等开花植物的花粉和花粉簇,以及两枚由大量花粉组成的甲虫粪便,为甲虫取食被子植物的花粉提供了直接证据。

  而近日,研究所团队历经10年持续的福建漳浦野外采集工作,获得了25000余枚含虫琥珀和逾5000块植物压型/印痕化石标本,为了解现代亚洲热带雨林生态系统的演化及其如何响应未来气候变暖提供了参考,并表明亚洲热带雨林生物群早在1500万年前就已达到现今的生态结构。

  “南京这方面的研究非常多,不管是科研机构还是高校,对于科普的推广都走在前面。”邢立达说,“随着大家对科普愈发重视,我们也在努力尝试让科普推广,走进更多人。近年,我更多地会将这些带去一些科普资源更为匮乏的地方。科普推广的努力,与更多有趣的发现一样,还在路上。”